(转载)五年未确诊的罕见病,如今被抽丝剥茧–阜外、米宝首度公开林林基因数据


2015-09-04 宝姐姐 米宝有约

641

2015年8月23日,题为《孩子罕见病,五年未确诊,清华校友求病因线索!》的求助信在朋友圈流传,一石激起千层浪,阅读量很快突破十万次。

一个名为Fellowship for Linlin的专家组在第一时间对林林(罕见病患儿)的病情进行了基因测序分析。这个专家组由来自清华大学、阜外医院、香港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米宝有约和北京希望组的专家群体组成,首先与林林的父母取得联系,建议进行全外显子、线粒体和CMD捕获芯片测序,结合已有的临床症状和生化检测,尽早确定病因,以期能对症治疗。

该方案在得到林林父母认可后,专家组成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香港,成为第一个采集到林林血样的单位,并将样品立即进行基因检测。

经过几天紧张的工作,林林的线粒体测序结果已经完成。清华校友,米宝有约的CEO韦素碧表示:“目前,我们合作多方的大陆,香港及海外的遗传学家们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线粒体数据处理和分析,并将结果告知患者父母。”。阜外医院分子诊断中心周洲主任表示,外显子测序的数据也将在本星期提供给患者父母,由他们邀请全世界的专家进行分析。

650

大爱无疆,为了更快、更准确的找到孩子的病因,专家组表示,愿意在征得林林父母许可的条件下,公开孩子的基因数据,以期更多的遗传学家、临床医生参与进来,通力合作,确定孩子病因,并为进一步治疗提供依据。

背景介绍:

 

649

照片里的一家三口是来自清华大学的夫妻和他们的孩子林林。在从满月开始,迄今将近6年的时间里,林林饱受疾病的折磨。尤其是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他都只能住在医院ICU病房里,靠呼吸机帮助呼吸。更令人不安的是,离孩子发病已经五年多时间,虽然有一些医生的推测结果,但确切的病因仍未确定!

孩子的病史(父母自述)

2009.12.11

足月顺产出生,出生体重3.37kg,父母双方及家族均无病史,妈妈孕产检均正常;

出生3日后正常出院,在家喂养当时吃奶比较久(不肯吃人奶,主要以奶粉为主),根据医生建议开大奶嘴后吃奶就比较顺利了;

出生后时我们发现比其他小孩哭声小,医生认为正常就没有太在意。20多天时发现睡觉有鼾声。

2010.01.11

满月当晚9:00在家吃奶后发现呕吐并吞咽下去(估计部分吞到气管里),之后12:00发现有声咳,当时发觉有所不妥,第二天早上7点多带到医院检查说是肺炎需要入院。

2010.01.12

入住香港广华医院,当晚在喂奶过程中孩子哭叫厉害之后窒息,因而安排进ICU。期间多次肺炎。咽喉支气管软镜和硬镜检查均正常,但吞钡餐检查(VFSS)显示吞咽困难,有少量奶会落到气管。

2010.01.22

气管镜软镜检查正常,医生让BB用口吃回奶

2010.01.23

早上在护士喂奶的过程中(大约70ml)血氧和心跳急速下跌,窒息抢救。第二次进ICU。

2010.02.19

吞钡餐检查,吞咽的过程中有奶进入气管

2010.02.24

香港玛丽医院全身麻醉,气管镜硬镜检查,正常

2010.03.11

脑磁力共振检查正常

2010.03.17

血检查发现CK高3-4倍(主要异常点)

2010.04.27

肌电图及神经传导检查

2010.05.14

吞钡餐检查,吞咽困难

胃酸倒流测试在2010年3月及5月各做过一次,正常;睡眠测试做多过于三次,结果为睡眠沉,血氧有问题,口水堵住呼吸。

2010年7月

广州儿童医院,食物敏感测试,吞钡餐测试,心脏,肝,脾胰脏超声波,DNA数量结构检查,SMA DNA基因检查,正常

2010年1月-8月

多次窒息呕吐

2010.09.16

肌肉活检,无显著异常;同时开了胃洞

2010年11月-12月

两次MRI检查正常

2010.11.16

神经传导检查,正常

2010.11.22

脑磁力共振检查,正常

2010.11.26

吞钡餐检查吞咽困难

2010年12月

再一次脑部核磁共振检查,正常

2011年1月

皮肤活检测试(Skinbiopsy),正常

2011.6-2013.11

2011年6月,出院回家,但晚上睡觉需带cpap呼吸机,否则血氧低。

出院后大概每1-2个月就会有一次肺炎,每次肺炎入院2个星期抗生素治疗后又可以出院。

之后cpap改成bipap呼吸机,因为发现晚上睡眠质量不是很好。

状态好的时候,白天3-4个小时可以不带bipap机,状态不好时需要24小时带bipap机。出院后可以手扶着墙壁走路。可以家长带着外出去公园超市1-2个小时。

2013.11.13

早上8点,在香港联合医院普通病房,护士在给林林注射肺炎抗生素时,林林哭闹很厉害至窒息,且窒息时间较长,之后就一直插喉管用呼吸机至今。

期间尝试了几次拔掉喉管改用Bipap机,但均不成功。

后持续在ICU病房至今。

已有诊断和病因推断

2010年2月

气管软镜/硬镜检查,排除了咽喉结构问题

2010年3月

血检查发现CK高3-4倍,医生开始怀疑肌肉病

2010年9月

大腿肌肉活检,纤维大小略有差异。

2013年1月

香港大学副教授Dr Sophilia Chan怀疑:congenital myopathy(先天性肌病) with no confirmed diagnosis, severe oropharyngeal dysphagia(口咽性咽下困难) and silent aspiration(隐秘性吸入性肺炎)

2013年9月

香港医生曾找英国医生找过以下病因:The name of the condition that we are suspecting at the moment is ‘ Alpha-dystroglycanopathy’(α抗肌萎缩相关糖蛋白病). The muscle disease is related to the loss of a muscle protein named alpha-dystroglycan. This can be a primary condition or secondary to other disease.

是2013年9月,第二次肌肉活检的时候发现肌肉里的Alpha-dystroglycan比较少,但是后来在2014年6月英国的Prof. Muntoni 再检视过发现这个的数量还可以,如果真是Alpha-dystroglycanopathy也会是不典型的。

2014年5月

现在林林的specimen study是在 Dubowitz Neuromuscular Centre in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London, UK 。

Under Prof. Muntoni and his team , he is willing to repeat some of the immunohistochemical stainings for Wei Lam’s muscle biopsy .

Alpha-dystroglycanopathy 这病他们在怀疑,不过做了stain 后发现如果是这病肯定也不是典型的这病。还有他们怀疑回去之前被否定的mitochondria myopathy(线粒体肌病)

2015年1月

针对Alpha-dystroglycanopathy做基因组测序,如检查基因不是这病的话会做全基因测序。至今未有结果。全基因测序还没做。

另外,目前有医生认为:可能是Phox2B基因突变,该突变可以参考:http://www.ncbi.nlm.nih.gov/books/NBK14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